太阳城集团 > 历史军事 > 大明救亡攻略 > 第二十六章 陪着皇帝做俘虏(6)
    也先眼底闪过一丝戏谑,接着道:“可你看,”也先握着鞭子朝大同镇城门一指:“大明的官,连这点钱都不肯出。皇帝来了,城门也不开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本太师,像是趁火打劫,趁着城门大开就举兵侵入的小人吗?”

    朱祁镇脸皮抖了几抖,不说话。

    神情分明是说,你也先就是趁火打劫的小人。

    “本太师的瓦刺军,一路辗转护送皇上到宣府镇、大同镇。皇上也带过兵,知道这么些个兵员在外一日,后勤耗费之大不可估算。这些钱,你大明国库充盈,总不能让我们这些漠北苦寒之地的人自己掏吧?”

    朱祁镇迎向也先目光,认真道:“只要给够银钱,太师真会放了朕吗?”

    也先嘴角一缩,郑重道: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“朕与大同都督郭登尚有姻亲,他理应当出钱的。方才广宁伯告诉朕,大同镇里还有现银一万五千两。余下的,朕必定叫郭登凑足了数,交与太师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也先太师肯放朕回去。”朱祁镇重复道。

    也先上下打量朱祁镇,问道:“大同镇里,当真有现银一万五千两?”

    “朕相信广宁伯所言非假。”朱祁镇笃定道。

    也先先是愣了,突然笑道:“本太师也相信皇上你,所言非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挂山头。

    袁彬与瓦刺太师也先、瓦刺将军数人,于太师营帐畅饮。

    也先举杯:“袁大人!说来应该载歌载舞,燃起篝火,烤上全羊,拉起马头琴,庆贺你为我们瓦刺成功争得这一万五千两白银!”

    袁彬站起身,双手交握酒杯朝前一推:“这个功劳,袁彬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“能与太师、诸位将军同桌共饮,实在是我袁彬的福气。来,诸位,我袁彬满饮此杯,先干为敬!”

    草原人喝的是粮食发酵酒,像极了袁彬去青海一带出差喝的甜醅酒,味道和醪糟相近,撑死了十度左右。

    他从前也是五十三度的茅台酒,三斤下肚微微醺的酒神,一度干趴过不少客户合伙人。

    这草原十几度的酒饮料,喝起来跟喝水一样。

    今天他的目标只有一个,干趴这些蒙古人。

    飒!

    袁彬心中暗吼一声,脸上带笑,装作酒力不济上了头的样子,极力与场间众人交杯碰盏。

    “今天!老子教你们划拳!”

    也先面色一僵,道:“袁彬,我们草原人,可不实兴你们汉人磨磨唧唧文绉绉的行酒令。”

    袁彬傻笑两声,举着杯子道:“文绉绉?”

    “老子是锦衣卫!”

    袁彬故意歪走两步,跌撞到也先跟前,凑近低声道:“你知道老子干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也先并未生气,反看着袁彬笑道:“哦?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手掌向下一劈,划过一道劲风。袁彬方神神秘秘道:“杀……人的。”

    也先的笑意凝固几瞬,哈哈大笑看向席间众人,道:“袁彬兄弟,我们都是杀人的好手。算起来,本太师杀过的人,比你吃过的饭还多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大同一战,老子砍了七十九个人头!”下座的瓦刺将军道。

    “呸!老子不但砍了不少人头,还上过不少大同的汉人婆娘!”一人借着酒劲道。

    紧跟着,众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袁彬面色间闪过一丝不适,大步走下,行至那人身前,酒杯一碰,笑道:“老子也要上几个蒙古婆娘!”

    那人将酒饮尽,哈哈大笑道:“我们蒙古的婆娘,可彪悍着呢!袁彬兄弟,你还回什么中原,留在漠北,凭你的本事,草原女儿任你挑!到时候想**哪个,就**哪个!”

    袁彬酒杯一碰,仰头饮尽,笑吟吟道:“老子就喜欢你家的婆娘,你娘老子也行!”

    瓦刺将军面色一变,摔了酒杯捏住袁彬衣领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再说一个试试!”

    袁彬任由他拽着脖子,笑嘻嘻道:“你家婆娘腰细不细,腿白不白,身子软不软?”

    几人将瓦刺将军拉开,也先道:“来划拳!袁彬兄弟!”

    袁彬拍了拍脸,拉住瓦刺将军:“来兄弟,生什么气,老子教你划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半晌,油灯常亮的太师营帐外,响起此起彼伏的划拳声。

    “五魁首,六六连!”

    “七个巧,八仙寿!”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“哥俩好,三星照,四喜财,五魁首……”

    月轮半空,瓦刺的将军们喝得如一滩烂泥。也先半醉半吐之间,不忘嘱咐人送袁彬回去。

    两个瓦刺亲兵送至俘虏营,袁彬推开两人,道:“回……吧!老子回得去!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看了看不远处灯火通明的营帐道:“那袁大哥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睡吧,都回去睡吧!”袁彬挥了挥手,蹒跚着步子踏进营帐。

    两名瓦刺亲兵,亲眼看着袁彬进了营帐,熄灭烛火,方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袁彬用洗脸水浇了浇脸,伏地身子趴在营帐门口,朝外看了看。

    一张脸虽然通红,但人明显比之前烂醉的样子清醒不少。

    袁彬快速行至地铺处,掀开地毯和棉被,取出一套夜行衣和小巧的匕首。

    生活如戏,却比戏剧更加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他一个握着笔杆子打嘴炮混饭的人,有一天居然会穿着夜行衣谋划逃亡。

    小皇帝跑了,乘着月黑风高夜,他也得跑了。

    穿衣服的手一停,袁彬在黑暗中,朝俘虏营中沉睡的大明臣子看了看,怔了怔神。

    他救不了那么多人。

    他只需要保证小皇帝活着,活着回到北京。

    压下心中隐隐而起的愧疚,袁彬快速穿夜行衣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,袁彬伏地身子慢慢挪至帐门口,伸手去掀帐帘。

    “袁彬。”

    袁彬掀帘子的手一滞,整个人僵住。

    往后退了两步,点燃煤油灯。

    袁彬转头,看见小皇帝朱祁镇瑟缩在营帐边角,双手抱膝,漆黑的眼珠子在昏暗的灯火中定定望着他。

    袁彬一股子邪火噌的窜起,借着酒劲勒住朱祁镇领口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袁彬咬着牙根,脸色通红,眼中带火。

    狠狠吸了一口气,反复在心中告诫自己冷静再冷静,松开小皇帝领襟,袁彬双手举在眼前,做了个投降的姿势。
网站地图 申博直营网 太阳城亚洲 申博真人游戏 百家乐娱乐登入
申博亚洲开户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赌场 菲律宾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138线上娱乐
申博官方网址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现金网 菲律宾申博开户
申博游戏下载 咪牌百家乐 太阳城app下载 真钱百家乐
ag真人娱乐 幸运大转盘 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官网